切洋葱 2020

作者 信马归风
2019.12.31 11:38 字数 686 阅读 214评论 0

摄于西湖 大概每年的这个时候去思考回顾一整年的生活经历,从而得到的结果都是有失偏驳的吧。但我却不能不写。

每逢新旧交替,我总是免不了触景生情,满心悲伤;面对年龄的增长充满恐惧,在这个知天命的年级被称作壮年的时代,25岁的我竟然惶惶不可终日。微小的进步和迷失方向似乎抵消掉了所有过去一年成果带来的喜悦。取而代之的是怀疑与无能为力。

窗外空调滋滋作响,窗内ukulele琴声忽起忽落。门前小河边所有的路灯似乎都被关掉了,漆黑一片,而远处的浦东外滩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灯火璀璨。我尝试点亮屋里所有的灯火,也丝毫照不亮这窗外的夜色。

忙碌大多时候会打消掉一个人所有的思考能力,而回过神时已然是烂柯人。每每告诫自己这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,却总是行动迟缓,无法跟上自己青春流逝的潮流。去年此时我大概充满悲伤,但却充满灵性的思考着自我,思考着这个世界。尽管自以为看透了生活的本质却依然面对生活的断崖纵身一跃,带着我自横刀向天笑的气魄踏上征程。此时此刻却有些无能为力,无可奈何。

大概是一下子经历了太多生活中的第一次,窗外的灯火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加璀璨夺目,我手捧稀松平常的烛台,走在灯光前丢失了所有的明亮,只能沿着灯火大道萎靡前行,而走在灯光后却怎么也照不出前行的道路,站在原地一步也不敢挪动。

去年读的最多是王小波,今年变成了村上春树。读书时的共情也在变化,从王小波到村上,我大概老去了一整个时代的悲欢离合,正如村上书里所说:“人不是慢慢变老的,而是一下子变老的”

大概还有时间,我必须要重新正视自己所追求的“真物”了,尽管其被世俗的琐事如洋葱般层层包围,如同异世界的勇者一般,葱心大概藏着我打开新世界的钥匙。这个结论是如此的感性,理性如我,也如此自欺欺人,大概是不正常了。但讲真,我此时我唯一欠缺也只有流泪切开层层洋葱的勇气了。

发表评论

说点什么吧!留下邮箱让我好回复你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